伍氏源流网——论坛源流与族譜文学与史料 → 《伍氏四谏》


  共有82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

主题:《伍氏四谏》

帅哥哟,离线,有人找我吗?
伍德强
  1楼 | QQ | 信息 | 搜索 | 邮箱 | 主页 | UC


加好友 发短信 网站站长
等级:管理员 帖子:2233 积分:26009 威望:0 精华:24 注册:2011/7/17 17:26:25
《伍氏四谏》  发帖心情 Post By:2022/5/11 9:34:04 [只看该作者]

《伍氏四谏》

《草稿》
《伍氏历史研究》
伍万华

伍氏,说的是楚伍参的伍氏。谏,《楚辞?七谏序》曰:“谏者,正也。《周礼司谏》注云:“谏犹正也,以道正人行。”
伍氏四谏,说的是伍氏一门四世忠臣之谏君。伍参谲谏与讽谏;伍举直谏;伍奢戆谏;伍员直谏。
《孔子家语辨政》记载:“孔子曰:忠臣之谏君,有五焉:一曰谲谏,二曰戆谏,三曰降谏,四曰直谏,五曰风谏。唯度主而行之,吾从其风谏乎。”
谲谏,是委婉而郑重地规劝。戆谏,是刚直地规劝。降谏是低声下气地规劝。直谏,是直截痛快地规劝。讽谏,是用婉言隐语来规劝。讽谏,又名智谏。
以书为鉴:
伍参谲谏
《左传》宣公十二年记载:“楚子北师次于郔,沈尹将中军,子重将左,子反将右,将饮马于河而归。闻晋师既济,王欲还,嬖人伍参欲战。令尹孙叔敖弗欲,曰:‘昔岁入陈,今兹入郑,不无事矣。战而不捷,参之肉其足食乎?’参曰:‘若事之捷,孙叔为无谋矣。不捷,参之肉将在晋军,可得食乎?’令尹南辕反旆。伍参言于王曰:‘晋之从政者新,未能行令。其佐先縠刚愎不仁,未肯用命。其三帅者专行不获,听而无上,众谁适从?此行也,晋师必败。且君而逃臣,若社稷何’?”
《说苑君道》:“楚庄王好猎,大夫谏曰:‘晋楚敌国也,楚不谋晋,晋必谋楚。今王无乃耽于乐乎?’王曰:‘吾猎,将以求士也。其榛聚刺虎豹者,吾是以知其勇也,其攫犀搏兕者,吾是以知其劲有力也。罢田而分所得,吾是以知其仁也;因是道也,而得三士焉,楚国以安’。”
伍参讽谏
《韩非子喻老》:“楚庄王莅政三年,无令发,无政为也.右司马御座而与王隐曰:‘有鸟止南方之阜,三年不翅,不飞不鸣,嘿然无声,此为何名?’王曰:‘三年不翅,将以长羽翼;不飞不鸣,将以观民则.虽无飞,飞必冲天;虽无鸣,鸣必惊人.子释之,不谷知之矣。’处半年,乃自听政.所废者十,所起者九,诛大臣五,举处土六,而邦大治.举兵诛齐,败之徐州;胜晋于河雍;合诸侯于宋,遂霸天下.庄王不为小善,故有大名;不蚤见示,故有大功.故曰:大器晚成,大音希声。”
《说苑正谏》:“楚庄王欲伐阳夏,师久而不罢,群臣欲谏而莫敢,庄王猎于云梦,椒举(椒参)进谏曰:‘王所以多得兽者,马也;而王国亡,王之马岂可得哉?’庄王曰:‘善,不谷知诎强之可以长诸侯也,知得地之可以为富也;而忘吾民之不用也。’明日饮诸大夫酒,以椒举(椒参)为上客,罢阳夏之师。”
伍举直谏;
《左传昭公四年》:“椒举言于楚子曰:‘臣闻诸侯无归,礼以为归。今君始得诸侯,其慎礼矣。霸之济否,在此会也。夏启有钧台之享,商汤有景亳之命,周武有孟津之誓,成有岐阳之搜,康有酆宫之朝,穆有涂山之会,齐桓有召陵之师,晋文有践土之盟。君其何用?宋向戌、郑公孙侨在,诸侯之良也,君其选焉。’王曰:‘吾用齐桓。’王使问礼于左师与子产。左师曰:‘小国习之,大国用之,敢不荐闻?’献公合诸侯之礼六。子产曰:‘小国共职,敢不荐守?’献伯、子、男会公之礼六。君子谓合左师善守先代,子产善相小国。王使椒举侍于后,以规过。卒事,不规。王问其故,对曰:‘礼,吾所未见者有六焉,又何以规?’楚子示诸侯侈,椒举曰:‘夫六王二公之事,皆所以示诸侯礼也,诸侯所由用命也。夏桀为仍之会,有婚叛之。商纣为黎之搜,东夷叛之。周幽为大室之盟,戎狄叛之。皆所以示诸侯汰也,诸侯所由弃命也。今君以汰,无乃不济乎?’王弗听。
秋七月,楚子以诸侯伐吴。宋大子、郑伯先归。宋华费遂、郑大夫从。使屈申围朱方,八月甲申,克之。执齐庆封而尽灭其族。将戮庆封。椒举曰:‘臣闻无瑕者可以戮人。庆封唯逆命,是以在此,其肯从于戮乎?播于诸侯,焉用之?’王弗听。”
《国语楚语上》:“灵王为章华之台,与伍举升焉,曰:‘台美夫!’对曰:‘臣闻国君服宠以为美,安民以为乐,听德以为聪,致远以为明。不闻其以土木之崇高、彤镂为美,而以金石匏竹之昌大、嚣庶为乐;不闻其以观大、视侈、淫色以为明,而以察清浊为聪。先君庄王为刨居之台,高不过望国氛,大不过容宴豆,木不妨守备,用不烦官府,民不废时务,官不易朝常。问谁宴焉,则宋公、郑伯;问谁相礼,则华元、驷騑;问谁赞事,则陈侯、蔡侯、许男、顿子,其大夫侍之。先君以是除乱克敌,而无恶于诸侯。今君为此台也,国民罢焉,财用尽焉,年穀败焉,百官烦焉,举国留之,数年乃成。愿得诸侯与始升焉,诸侯皆距无有至者。而后使太宰启疆请于鲁侯,惧之以蜀之役,而仅得以来。使富都那竖赞焉,而使长鬛之士相焉,臣不知其美也。夫美也者,上下、内外、小大、远近皆无害焉,故曰美。若于目观则美,缩于财用则匮,是聚民利以自封而瘠民也,胡美之为?夫君国者,将民之与处;民实瘠矣,君安得肥?且夫私欲弘侈,则德义鲜少;德义不行,则迩者骚离而远者距违。天子之贵也,唯其以公侯为官正,而以伯子男为师旅。其有美名也,唯其施令德于远近,而小大安之也。若敛民利以成其私欲,使民蒿焉忘其安乐,而有远心,其为恶也甚矣,安用目观?
国学故先王之为台榭也,榭不过讲军实,台不过望氛祥。故榭度于大卒之居,台度于临观之高。其所不夺穑地,其为不匮财用,其事不烦官业,其日不废时务。瘠硗之地,于是乎为之;城守之木,于是乎用之;官僚之暇,于是乎临之;四时之隙,于是乎成之。故《周诗》曰:‘经始灵台,经之营之。庶民攻之,不日成之。经始勿亟,庶民子来。王在灵囿,麀鹿攸伏。’夫为台榭,将以教民利也,不知其以匮之也。若君谓此台美而为之正,楚其殆矣!”
《史记楚世家》:“灵王已盟,有骄色。伍举曰:‘桀为有仍之会,有缗叛之。纣为黎山之会,东夷叛之。幽王为太室之盟,戎、翟叛之。君其慎终’!”
伍奢戆谏
《左传昭公二十年》:“费无极言于楚子曰:‘建与伍奢将以方城之外叛,自以为犹宋、郑也,、晋又交辅之,将以害楚,其事集矣。‘王信之,问伍奢。伍奢对曰:‘君一过多矣,何信于谗?’王执伍奢。”
《左传昭公二十年》:“奢闻 员不来,曰:‘楚君、大夫其旰食乎!‘楚人皆杀之。”
《史记楚世家》:“伍奢知无忌谗,乃曰:‘王柰何以小臣疏骨肉?’”
《史记楚世家》:“无忌曰:‘伍奢有二子,不杀者为楚国患。盍以免其父召之,必至。’於是王使使谓奢:‘能致二子则生,不能将死。’奢曰:‘尚至,胥不至。’王曰:‘何也?’奢曰:‘尚之为人,廉,死节,慈孝而仁,闻召而免父,必至,不顾其死。胥之为人,智而好谋,勇而矜功,知来必死,必不来。然为楚国忧者必此子。’”
《史记楚世家》伍奢闻之,曰:‘胥亡,楚国危哉’。楚人遂杀伍奢及尚。”
伍员直谏
《左传哀公元年》:“吴王夫差败越于夫椒,报檇李也。遂入越。越子以甲楯五千,保于会稽。使大夫种因吴太宰嚭以行成。吴子将许之。伍员曰:‘不可。臣闻之:树德莫如滋, 去疾莫如尽。昔有过浇杀斟灌以伐斟鄩,灭夏后相。后婚方娠,逃出自窦,归于有仍,生少康焉,为仍牧正。惎浇能戒之。浇使椒求之,逃奔有虞,为之庖正,以除其害。虞思于是妻之以二姚,而邑诸纶,有田一成,有众一旅。能布其德,而兆其谋,以收夏众,抚其官职; 使女艾谍浇,使季杼诱豷,遂灭过、戈,复禹之绩。祀夏配天,不失旧物。今吴不如过,而越大于少康,或将丰之,不亦难乎?勾践能亲而务施,施不失人,亲不弃劳,与我同壤而世为仇雠。于是乎克而弗取,将又存之,违天而长寇雠,后虽悔之,不可食已。姬之衰也,日可俟也。介在蛮夷,而长寇雠,以是求伯,必不行矣。’弗听。”
《左传?哀公十年》:“吴将伐齐,越子率其众以朝焉,王及列士,皆有馈赂。吴人皆喜,惟子胥惧,曰:‘是豢吴也夫!’谏曰:‘越在我,心腹之疾也。壤地同,而有欲于我。夫其柔服,求济其欲也,不如早从事焉。得志于齐,犹获石田也,无所用之。越不为沼,吴其泯矣,使医除疾,而曰:‘必遗类焉’者,未之有。《盘庚之诰》曰:‘其有颠越不共,则劓殄无遗育,无俾易种于兹邑。’是商所以兴也。今君易之,将以求大,不亦难乎!’弗听。”
《史记吴太伯世家第一》:“王夫差元年,以大夫伯嚭为太宰。习战射,常以报越为志。二年,吴王悉精兵以伐越,败之夫椒,报姑苏也。越王句践乃以甲兵五千人栖于会稽,使大夫种因吴太宰嚭而行成,请委国为臣妾。吴王将许之,伍子胥谏曰:‘昔有过氏杀斟灌以伐斟寻,灭夏后帝相。帝相之妃后缗方娠,逃于有仍而生少康。少康为有仍牧正。有过又欲杀少康,少康奔有虞。有虞思夏德,于是妻之以二女而邑之于纶,有田一成,有众一旅。后遂收夏众,抚其官职。使人诱之,遂灭有过氏,复禹之绩,祀夏配天,不失旧物。今吴不如有过之彊,而句践大于少康。今不因此而灭之,又将宽之,不亦难乎!且句践为人能辛苦,今不灭,后必悔之。’吴王不听,听太宰嚭,卒许越平,与盟而罢兵去。”
《史记吴太伯世家第一》:“七年,吴王夫差闻齐景公死而大臣争宠,新君弱,乃兴师北伐齐。子胥谏曰:‘越王句践食不重味,衣不重采,吊死问疾,且欲有所用其众。此人不死,必为吴患。今越在腹心疾而王不先,而务齐,不亦谬乎!’吴王不听。”
《史记吴太伯世家第一》:“十一年,复北伐齐。越王句践率其众以朝吴,厚献遗之,吴王喜。唯子胥惧,曰:‘是弃吴也。’谏曰:‘越在腹心,今得志于齐,犹石田,无所用。且盘庚之诰有颠越勿遗,商之以兴。’吴王不听。”
《史记越王勾践世家第十一》:“子胥进谏曰:‘今不灭越,后必悔之。勾践贤君,种、蠡良臣,若反国,将为乱。’吴王弗听,卒赦越,罢兵而归。”
《史记越王勾践世家第十一》:“居二年,吴王将伐齐。子胥谏曰:‘未可,臣闻勾践食不重味,与百姓同苦乐。此人不死,必为国患。吴有越,腹心之疾,齐与吴,疥癣也。愿王释齐先越。’吴王弗听,遂伐齐。”
《史记越王勾践世家第十一》:“越大夫种曰:‘臣观吴王政骄矣,请试尝之贷粟,以卜其事。’请贷,吴王欲与,子胥谏勿与,王遂与之,越乃私喜。子胥言曰:‘王不听谏,后三年吴其墟乎’!”
以上,是我对五氏先贤四谏的分析,你们是否有不同意见呢?请分亨。


资料来源于网络



伍德强  岭南翰苑房佳山公二十六代裔孙,烈字辈,祖籍:广东台山四

九上坪,现迁居广州。

 回到顶部